シンデレラ

▲自我嫌弃,迷茫,无心理论者▲

【尤季】The next afternoon

#光虹小天使Happy birthday!(*ˉ︶ˉ*)

#玩的超开心w尽管文很渣

#联文。

推荐BGM:http://baiheishuangzi.lofter.com/post/1d50c506_da6767b

前文: @偷渡欧洲_贰权 

后文: @Sketch 

“……尤里,是不是该松开手了。”光虹用手指了指他们面前标有‘更衣室’三个字的房间,好心提醒。
“嗯?!!”尤里这才意识到他们的手一直在握着,脸迅速变红,赶紧放开了他的手。
“哈……”
“不,不许笑”尤里傲娇地说出了这句话。
光虹忍着笑,一脸正经地推开更衣室的门,走了进去。在关门的一刹那,尤里似乎看到光虹嘴角的一丝笑意。
“这家伙……”

尤里站在门口,视线停留在两人相握着的手,似乎还存留着的温暖触感。
他的手也太柔软吧!尤里捂住涨红的脸想。
把手伸进了口袋,里面有一个小小的方盒,是他准备给光虹礼物,今天一定要交给他,不要傲娇了,尤里在心中发誓。
门再度被打开,光虹从里面走出来。光虹换掉了表演服,身上穿的是一件红色的运动服,还残有洗涤剂的味道。
尤里嗅了嗅,是一股淡淡好闻的桔子味,清爽香甜,倒是很符合他,尤里想。
不,尤里·晋利斯提,现在不是想这个事情的时候,你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啊。

“走吧,尤里。”是一副青年的清爽笑容,娃娃脸的笑容总是特别的吸引人,尤里稍许有些不高兴,更多的情感是妒忌,他来势凶凶地走到他的身边,轻轻的捏着光虹的脸。
“你也是危险啊。”
“嗯?”光虹一脸不解,被捏住脸只能发出模糊的音节。
……

——
该用什么样的方式给呢?尤里思考。
半夜偷偷潜入他的家中,把盒子放在桌子中央……或者是装成圣诞老人爬到他家的烟囱,把礼物给他……把盒子弄掉,让光虹注意到去捡……
啊啊啊!无论什么样子都会被人觉得自己是变态/痴汉啊!
尤里纠结地简直想蜷缩在一团。

从刚刚起,他旁边的人有些不对劲,光虹心虚的用眼角瞟了一眼旁边的尤里,表情实在是多变。在他看来,简单的归纳一句为就是:一脸谁欠他100个爷爷亲手制作的皮罗什基的表情。
他的手不自觉地被尤里握紧,嗯,这个情况,莫非是……
季·十八岁成年人·小恶魔·光虹起了坏心,趁尤里不注意,小心的放开了他的手。
显然,光虹的第六感是对的,尤里完全没有注意到,四肢僵硬,表情马赛克,继续的向前走去。
“哈哈哈,难道尤里你在紧张吗?”看他这样的样子,光虹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出来,虽然看不懂表情的意思。
前方的尤里顿了一下,停下脚步,转身瞪着他看,“罗,罗嗦!”才不是紧张!
光虹被瞪得有些发毛,停止发出笑声,空气瞬间凝固,两人大小眼互相看着。
“……吁……”尤里叹了一口气,来到他的身边跟刚才的气势相差之大,轻轻地用手弹了一下光虹的额头,重新握住他的手。
“走了,笨蛋。”
“诶?嗯。”太不对劲了今天的尤里,意外地像个成年人,光虹捂住额头想。
……

——
人山人海聚集在一起,好比星空中的点点星光,各种杂货店以不规则的方式排列在一起,许多摆放着的美味食物散发着诱人的香味……
“我们去哪里?”尤里问。他们在这里转来转去已经有20多分钟了。
“嗯,应该是一个叫‘龙王阁’的店。
……应该……
尤里严重怀疑光虹是不是路痴,他更加用力握住了光虹的手。
“嗯?尤里?”
“抓住我的手,在这里迷路走散了就不好了”
“……尤里奥超可爱!”
“哼。”尤里扭头,耳垂泛红。

在人潮涌动的街道上,想找一家货店是不容易的,经过漫长的冒险,他们最终还是回到了原点。
“…到…到底在那里…”尤里已经气喘吁吁了,没有走过如此时间长的路行,他的双腿在颤抖,发酸。
“啊!终于找到了。”
尤里顺着光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,他们一直所找的地点…就是在他们的身后。
“……你果然是路痴吧。”
“哈哈哈……”光虹尴尬的挠了挠头。

处在一个偏僻的地方,室內以棕黑为主调,局面以简朴为主,雕刻精美的窗纹恰巧与现代化物品完美的融合在一起,不显得那么突兀,能看出是设计师的别有用心……实在是古典。
古色古香,嗯,的确像维克多所说的一样,尤里想。
光虹迟迟站在外面没有进去,其实他并不喜欢吃火锅,这件事怎么告诉尤里啊……
“尤里,我……”
尤里眼睛闪着光芒,一脸期待,光虹似乎还看到他身后的尾巴在摇动。
“嗯?”尤里一脸疑惑的看着他。
“沒,没有什么事。”他把这句话咽回腹中,实在是不好开口啊……
……
——
 “她们穿的是什么服装?”尤里问的是服务生身上所穿的衣服,一位15岁少年的好奇心。
“嗯?啊,这个就是中国传统的服装——旗袍。”
“…是吗…”尤里掀起旁边走过去的一位女服务生的下裙,仔细的打量着“嗯,做工很精细。”能看出明显的织丝构造。
“啊啦,客人。”女服务生大大方方的,丝毫没有感受到一丝娇羞。
反倒光虹一脸害羞扑过去拉住尤里的手“尤里!”
“啊啊!十分对不起!”光虹对着一旁的女服务生道歉。
“沒关系,沒关系。”她向光虹摆了摆手,从
他们的身边离开了。
“有必要这么激动吗?"尤里不解。
“在中国这算是性骚扰啊,会被警察请去吃饭的。”
光虹觉得自已此时特别像妈妈在训斥自己的孩子。他是尤里的母亲吗?
“而且,要,要掀,也是掀我的啊!
他刚刚是不是说出了不得了的话语。
“……”尤里盯着他看。
“……”
“你愿意穿给我看吗?”
“呜……”光虹顿时语塞。
他们向室内移动,经过一条道路,一股光虹接受不了的香气飘来,火锅特殊的味道,光虹捂住鼻子,呕吐感从腹部涌上,大脑顿时沉重,意识有些混乱。
……光虹倒在了一旁的沙发上。
“…光……虹…”
…………
……

——
“真是的,不喜欢吃火锅就直说。”光虹枕在尤里双腿上,感触良好,极其的舒服。
他们在一条街道的另一侧,所幸这里的人很少除了几个被花坛遮掩的小摊点以外,没有任何可活动的娱乐场所。
流动的空气让光虹稍微好很多,尤里冰凉的手抚摸着他的额头,很舒服。
“能吃食物吗?”尤里问。
“能。”光虹坐了起来。
尤里递给他刚刚在小摊点买的食物和一瓶水。
“煎饼果子世界第一美味。”光虹轻轻咬下一口,满足地发出赞叹。
“尤里,你也吃吃看。”光虹把另一个煎饼果子递给了尤里,他的视线在光虹和煎饼果子来回回视,拉近了与光虹的距离,舌头黏向了光虹嘴角残留的酱汁。
“嗯,果然很美味,这个酱汁”随便从他的手里拿走了煎饼果子。
光虹脸涨得通红,太色情了,尤里!果然跟维克托待过就会被传染啊。
“不过皮罗什基是世界美味。”
“不,煎饼果子。”
“皮罗什基!”
“煎饼果子!”
“皮罗什基!”
…………
……
“我们是小孩吗?”
“尤里你才是吧,15岁俄罗斯天才~”
“我已经成年了在俄罗斯!”尤里不满。
他们被自已这种无意义的争执而逗笑。
皮罗什基和煎饼果子啊……
光虹在为以后吃每天吃皮罗什基和煎饼果子而感到烦恼。
“这个给你。”
“嗯?”
尤里从口袋里摸索出一个糖果粉的小方盒放在光虹的面前,“光虹,生日快乐”在他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通红,还冒着白气。
“谢谢。”光虹接过他的小方盒,拿出一个S型号牛皮纸袋,把它放在尤里的手上,“俄罗斯的圣诞节快乐!”
“原,原来你知道啊。”
光虹打开小方盒里面是一个迷你的煎饼果子挂件放置在中央。小纸袋里面是一个迷你皮罗什基的挂件。
两个人互相对视着,不约而同的笑了。

天空昏暗,温度下降,能听到清风吹动的声音,已经没有其他人在那里了。
尤里给光虹戴上一条松软的黑红格子围巾。
“可以走动吗?”
“可以。”
“回去吧。”
“嗯。”无论何时都想抓住你的手。
光虹站起来,突然下身发麻,传来的沉重感让光虹接倒在了尤里的怀里。
“怎么了?”
“应该又是病症复发。”
尤里能体会到作为一个花滑运动员选手的不幸,“真是的……”尤里手放在他的腰侧,下一个动作公主抱抱起了光虹。
“诶?!!”
“别动,快要抱不住了。”
光虹感受到他的双手企图在用力,果然从体格和年龄上来说,尤里还是偏小的。
“真的不要紧吗,尤里?”
“Only for today, let me serve for you, my prince”尤里笑着对他说。
特意用大人声线,太狡猾了,区区马里奥。
“You be my princess?”光虹用手环住尤里的脖子,在他耳边低语道,散发着莫名的诱惑气息。
一瞬间尤里脸就涨红了,这家伙也已经是了18岁了啊,尤里深刻意识到相差三岁的悬差,“真是个狡猾的成年人。”
光虹笑着。
…………
……
“尤里不在俄罗斯过圣诞节吗?”
“嗯,往常会跟维克托或爷爷一起过节日。”
“那今年你们不一起过节日吗?”
“…维克托应该去日本过了 。”
“……今年我陪着你一起过节日。”
“…嗯。”
_笨蛋。
…………
……
……

————

写的时候是边看电影边写的,电影特别的有趣味,想到那个电影的梗,用在这对cp应该很适合……
分享一个小小的bug,个人而言觉得很有趣:
光虹→光红/季光虹→机关红
有一位小天使让我把烤鸭加进去23333怎么加(捂脸) 

【披承】注意标题CP!!

其实没什么,只是想问有没有人吃这对cp?
披集X李承吉

……其实有在考虑弄个讨论群……(捂脸)
如果有人希望有的话,请评论。

##讨论群:588397052 (°ー°〃)

【维勇】全世界都在庆祝圣诞节时他们结婚了


【维勇】迟来的生贺。
12/25维克托生快!12/26波波维奇生快!
(ooc!注意)
有原创角色出沒。

#全世界都在庆祝圣诞节时他们结婚了#

-俄罗斯圣彼得堡-
12月25日,世界的圣诞节,当然,仅限于奉信天主教的国家。在俄罗斯,人们奉信着东正教,而东正教的圣诞节日期却是在01月07日。

◎12月24日-平安夜
勇利原以为俄罗斯的冬至是天寒地冻,毫无生气,没想到是那么的热闹。
路人行走在道路上,街道早早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装饰,一派梦幻的灯红酒绿的街景。
[在勇利的国家,明天好像是圣诞节吧]站在他身边的维克托问着。
[嗯。]明天也是你的诞生日,勇利在心里默默地补充道。
[俄罗斯的圣诞虽然不是明天,但我们会在12月25号之前就准备新年和圣诞~]维克托神秘地眨了一下眼。
[维,维克托?]
[……,勇利,我们去那边。]
勇利十分好奇他没有说出的话。

维克托带着勇利来到一个商店,对一个正在忙碌的大叔说。
[汤姆克,请给我预约的东西。]
汤姆克停下手上的工作,从货架拿出一个用牛皮纸包裹的纸袋,递给维克托。
[好久不见,维恰。这就是你的新的男朋友?]
[嗯,他叫勇利。]维克托毫不犹豫的肯定。
[诶诶诶诶!!不是!不是!维克托是我的教练。]他急忙否定,使劲的摇了摇手。
[嗯?可……]汤姆允还想说什么,维克托给他一个警示的眼神。
………………
[下次再见,汤姆克~]
[下次再见。]汤姆克向他们招了招手。
……他可不知道这样的维克托。

看着维克托的纸袋,勇利隐隐约约感到不安。
马卡钦热情的接送它的主人们回家,扑到勇利的身上,舔着勇利的脸。
[自从认识到勇利之后,马卡钦都不对我亲近了呢~]
维克托环住他,撒娇一般蹭着他的脸。
[今天是勇利那边的平安夜,对吗?]
[对,对的。]
那个纸袋有什么吗?
[说到平安夜,那必需是这个!]
维克托从牛皮纸袋里拿出一个苹果,原来是这个啊……
[勇利,想到了什么?]
之后,勇利被迫与维克托共吃一个苹果。

原本已经睡着的勇利在黑暗中摸索着什么。
勇利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,距离凌晨还有一分钟,躺在勇利身边的维克多翻了一个身,光滑的额头就暴露在他的眼前。
7……6……5……4……
……3
……2
勇利吻上维克托的额头。
……1。
[С Днём Рождения,Vikutoru.]
钟表显示着时间00:00/12.25
…………
……

◎12月25日-天主教圣诞节

维克托睁开双眼,意识还没有回过神,呆滞的望着勇利秀气的脸。
窗外不断地飘落着晶莹的雪花,在俄罗斯算是在常见不过的。
12月25日,他的生日。
自己也是老了一岁,维克托自讽,他摸向自己的额头,还残存着昨天梦里的触感。
嗯?感觉不对,他看了看手里的发丝………
……

[维克托,早上好。]
[勇利,早上好。]
维克托穿着围裙,一点也沒有怪异感,他推着勇利去洗手间,[勇利快去洗漱]。

勇利用温水拍着脸,脑袋清醒了许多,走出看到的是一身正装的维克托站在一旁。

[来。]维克托好心地推开椅子,让他坐下。
维克托最快乐的事就是看勇利吃到美味食物所露出的表情。
焦脆的烤面包和浓郁的杏仁奶的香味充溢着房间。
[勇利今天跟我过节日吧]
勇利停下,带有歉意地看着维克托。
[抱歉,维克托,我今天准备跟尤里奥一起。]
[…………]
[……]
勇利好像听到空气中的心碎声。
[…………]
[…那个,维克托?]
[…勇利,我想我今天有一些事情,我先出去。记得把门关好。]
门被维克托关上,留下一脸想要解释的勇利。

一段时间之后,他收到一条手机信息,来自于他的维克托教练,写着:
[圣诞快乐!勇利玩的愉快б♡б~]
勇利透着手机感受到维克多深深的怨恨。
维克托个笨蛋!他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。
勇利扔掉手机,望着窗外的雪,大雪纷飞,一片雪白,加上俄罗斯的本身气温就很低,冬至显得异常寒冷。
屋内弥漫着可可的香味,香甜浓郁的热可给予他一丝温暖,作为怕冷的日本人,他可是受不了俄罗斯这种天气。
醇厚的味道在口中回味,好甜,维克托总是会加很多糖呢。想到维克多在厨房为他准备的情景,勇利一脸傻笑。
马卡钦趴卧在他的脚边,蹭了蹭勇利,似乎把他当做了母亲。
原先冰冷的地板被覆盖上松软的毛毯,勇利不再感到那么的冰凉。
三天前刚来到俄罗斯时,他原先准备先住宿酒店,之后再考虑租房的事情,维克托理直气状对他说[我可是勇利的教练,作为勇利的教练有权让你跟我住在一起,难道勇利不听教练的话?]
勇利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反驳他的语言,他默默地接受了与维克多同居的事实。
如果在十年之前,他一定不敢想象维克托会成为他的教练,跟着维克托来到俄罗斯,甚至与他同居。

扔在桌上的手机不断地在震动,勇利拿过手机,是披集他们发来的圣诞贺电。
披集[สุขสันต์วันคริสต์มาส!勇利~要跟维克托过快♂乐的同居生活~]
噗!这是什么啊!照片中的披集,戴着一顶非常滑稽的帽子,嘴上有一缕黑色的假胡子,在他肩上的是三只小松鼠,也都带上一顶可爱的红色圣诞帽,旁边是一脸无奈同样带着假胡子的的李承吉。

jj[Happy Christmas!胜生勇利]
JJ搂着他的女朋友,对着屏幕相互亲吻。

克里斯[Froelichen Frauentag!Yuuri~♥ ]
照片中的克里斯在给他旁边一位英俊的男人喂蛋糕,两个人的脸上都沾有些奶油。
………
……
嗯,看样子他们圣诞节过的十分顺利……
著名的胜生·单身狗·勇利先生流下两行眼泪,默默的吃着狗粮。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维克托气愤的走在街道,今天明明是他的生日……他期望勇利能跟他在一起,沒想到……
他咬着指甲,散发出怨恨的气息。
[孩子,你在生气吗?]一个老人驻着拐杖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[你是?]
[我是圣诞节老人,你愿意帮我一个忙吗?]
老人把一个纸包放在他的手里,“你只要在圣诞树下给孩子们派发礼物就可以了,这是酬劳。”
“怦”的一声,老人在白雾中消失了。
维克托看着手中莫名其妙多出的圣诞服,以及一大白色袋子礼物,做出了决定。
维克托接受了这项任务,他暂时不想见到勇利。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屋外传来铃响声,勇利放下手机跑去开门。
刚好到约定的时间,打开门,看到的却是一头雪白的,尤里奥?
勇利赶紧将尤里拉进屋内,拍掉他头上的雪花,尤里穿的跟平常一样很单薄,勇利怀疑他是不是会感冒,给他披上了一条鹅黄色的围巾。
尤里红着脸。
[嗯?怎么了?感冒了吗?]
勇利用手摸了摸尤里的额头,正常人的体温,带着丝丝的温热。
[才,才不是啊!]
尤里拿开他的手,扭扭捏捏,憋出了几句:
[圣诞节快乐,勇利。]
勇利愣了下,随即对尤里露出微笑。
[嗯,圣诞节快乐,尤里奥。不过今天可不是俄罗斯的圣诞节。]
[我知道的!]
尤里炸毛。
他挠了挠头,似乎在苦恼着什么,最终下定决心。呼了一口气,抓起勇利的手往外走,走的时候不忘给他披上一件衣服。
[跟我走。…别误会了,这仅仅是约定而已!]他一点都没有期待,真的。
[是是。]勇利被尤里拖着走,真是个傲娇小老虎,他看到尤里的耳朵微微泛红。
……不过,等他穿好衣服可以吗?

勇利被尤里拉去逛集市。
俄罗斯的冬至街道果然是非常的不同,有着各种各样,五花八门,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[真的只要这两个就可以了?]
[嗯。]
一个皮罗什基递在勇利的面前,尤里在这时候倒是沒傲娇。
[心情不好的时候吃皮罗什基是最好的]
[谢谢。]
他接过尤里给他的皮罗什基,热热的,很好吃。

尤里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。
[嗯?尤里奥。]
尤里被一个很帅气的东西吸引了,眼睛里闪着光芒。
勇利看到他这样可爱的样子笑了笑 ,趁着尤里奥在看的时候,四外观望的看了看。

在一棵巨大,吊满彩色灯的圣诞树下,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圣诞老人正在给孩子们派送礼物。勇利正准备离开,看到一抹熟悉白色的发际线。
等等!那个圣诞老人!勇利取下眼镜,用力擦了擦眼睛,睁大眼睛看着圣诞老人。
那,那不是维克托吗?!
尤里奥也在这时走到勇利的身边,顺着勇利的视线看过去。
[嗯?这不是维!呜!]勇利捂住了尤里的嘴。
[嘘。]
勇利要求尤里保持安静,尤里点了点头,勇利放心地松开了他。
[尤里奥,我们去那边吧],[……好。]

他们走到一个公交车站停下,两人静默许久,勇利先开口[尤里奧,今天就这样,好吗?]
[下次要给我补偿回来。]尤里竖了一个中指。
[好。]
勇利从视线中离开,尤里把脖上的鹅黄色的围巾重新戴了戴,拿出手机。
[……两个人都是笨蛋,蠢货。]
显示着维克托的来信。
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终于发完了,维克托呼一口气,身上的衣服还没有来得及换回去。他坐在一个石阶上,背后是一棵圣诞树,在他面前走过的是一对又一对的情侣,充满着幸福,维克托的心情更不好了。
他从口袋里拿出他的最高奖品, 是一个印有维克托圣诞头像的纸包,抽出来里面是一张纸。
是一张用日语写的表格纸。
一枝由透明盒子包裹的香槟玫瑰,悄悄放的在他的身边。不用看,他也知道是谁。
勇利坐在维克托的身后,维克托伸手握住了勇利的手。
“……生日快乐。维克托。”
"勇利还记得今天是我的生日啊,我很开心。"
“……还是不能原谅我吗?”
“……原谅你。”
维克托的紧紧地抱住勇利,勇利也回抱着他。
维克托亲吻着勇利的嘴唇,在充满路人的大街上。
只要你在我身边,我别无他求。
跟圣诞老人在马路上接吻或许会成为一个引人注目的事,勇利闭上眼睛回吻着维克托。

天空掉落下来的雪精灵,融化在他们的周围。

[明年也请继续在我身边,勇利]
[我可不想看到维克托的头发越变越少。]
[勇利~真过分~能答应我的愿望吗?]
[嗯。]
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

在这样的节日,维克托也不辜负众人的期待,在 ins上发出了一条令人爆炸的信息:
维克托[圣诞节快乐!б♥б]
在信息的下方配着一张图片,图片中是一张写有两个人不同字迹的婚姻届。

众人觉得他们吃足了一辈子的狗粮。
…………
……

披集表示他很激动。

【End】

_香槟玫瑰花语——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

不知道是维克托给勇利过圣诞节,还是勇利给维克多过生日= ̄ω ̄=
以及有人知道今天(12/26)是波波维奇的生日吗。。

——匆匆完成,写完想打自己,太过于强求。
跟一枚小天使一起写的。

请不要问什么!我知道不像。
私心地打了个维勇tag。
其实这张图本来是维克托跟勇利的互换衣服play,后来发现不太对劲
有时间的话,会把勇利的那个画完= ̄ω ̄=
(尽管还是不对劲)
算了,自我娱乐

【维勇】小短打

个人娱乐向

维克托×勇利

维:勇利真是一个小猪呢~б♡б
勇:呜,维克托,好过分
维:(笑) 我爱你哦~勇利
勇:我也爱你,维克托(亲)
维:///б♡б///勇利真狡猾,结婚吧(亲)
勇:嗯。

维:Good moring,勇利~
勇:早上好,维克托。
维:嗯。。勇利
勇:怎么了吗?维克托
维:勇利不履行作为尼基福罗夫夫人的义务吗?
勇:诶!(脸红)
维:(笑)
勇:沒,沒办法了呢(亲)
维:(亲+扑倒)

勇:维克托,把我叫到这里是?
维:勇利。
勇:啊,在!
维:请,请。。(捂脸)
勇:??
勇:(不会是维克托要教练费!完了,不会很贵吧?)(紧张.jpg)
维:。。请成为尼基福罗夫夫人吧!勇利!
勇:诶?
#可以不用交教练费了,勇利#
(用身体支付吧)(划)

维:哇哦!这就是露天温泉!
勇:维克托,停手,衣服都湿了。
维:嗯,那,勇利也一起来泡嘛~
勇:诶?!等等!
(还是一起泡了)
勇:(盯着维克托)
维:勇利?
勇:。。啊!(低下头)今天的月亮真美啊!
维:嗯,很美呢!
#那天并没有月亮#

——完全不明所意的段子。
想写虐。